瞎子

今天看见一个盲人.黑人.高个.略胖,双下巴,脑后有赘肉.皮衣皮鞋皮手套皮包.皮肤光泽,几乎和黑色的衣服分不出来.

于是,我第一次听见了自动售票机的柔和的人声指示.复杂的系统.我很害怕他因为买票耽搁了时间没法赶上电车,因为我自己很讨厌气喘吁吁望向缓缓离去的上一班车;我也很好奇他怎么收拾好一枚枚零钱,因为我也被一分一分弄得很难受.

他在站台里平稳的走着,哪儿也不扶,甚至细长的杖子也极少敲打地面.我也曾好奇闭上眼睛来走路, 或许笔直的路也是可以弯弯的碎步过去的,但一个固定的空间里我是决计不敢摸索的.我没有勇气单单只靠手和身体的触碰来获取周围的状况,也没有胆子挪动步子——他真的不怕摸到不好的东西,或是走向路的尽头失足么?他是真有安全的办法呢,还是只是因为看不见便索性没有了那份恐惧的心?

他坐在车上的样子,是那样的祥和安定,不像悠扬的小号手,也不像仁慈的老大爷.我肆无忌惮的盯着他,一点细节都不放过—这或许也算盲人的一点好处吧,不用假装看风景的时候偷偷瞟着想看的人.今天是礼拜天,车上挤满了进城看球的人们.他在闹哄哄之中显得格外的安静,像大海一样,只要注视上去就会肃静的感觉.盲人的耳音是极好的.不过他仍是嘴角微笑的,像阳光均匀的印在皮革之后散射出的柔和的有点毛茸茸的白光.

球迷们到站一涌而散,车上显得格外宁静.但是他还是更特别的宁静.时间在他周围好像停止了一样,凝固成无色的胶质,只有光照上去才能看到凹凸的胶质截面所反射出不同的光影.他的嘴有规律的微微开合.细长的杖子轻轻的敲击着地面,双眼柔和的凝着神,露出黑白分明的眼珠和眼白——他有他自己的时间,他有他自己的世界.

我是个游离在他的空间之外的事物.于是也跳下车去,回自己的家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