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日记独白 ’ Category

落叶

—–飘雪,似落红成阵,扑的满面. 忽有微风,轻轻托起空中雪片,便缓缓摇摆着方肯落地.余仔细这雪是上圣洁之物,亦万般不愿落入人间,盖不忍见其践踏融化后污浊粗秽. 然天灵终免不了玷污,人竟历经一世,复还洁质乎?—–

秋风起时,或而伴着冷雨,总不免引起阵阵呜咽啜泣之声.那是满树的黄叶在整夜的哭号,不认面对即将发生在他们身上必然的结局.它们也紧紧抱住枝干,试图避免或者迟缓这一结局的到来.当然,终究是徒劳的努力.于是早起清晨,便是落红成阵,满地金黄.秋日的夜晚,有时可以凑巧目睹着残忍的行刑的过程.这整个过程很长,往往持续整夜.而我即便兴味盎然,也只打发几个小时看着.初时自然觉得有趣,看徒劳的挣扎到中雨无可奈何被掀落,从先是绝望的抵抗到而后却竟似成了终究命运到来的释然,那样的变化如此的突然,让我惊愕的感到它们甚至有些兴奋和面对死亡时的快感.谁又能说它们没有在这过程重最后来一段精彩而美妙的旅行呢?自然,初时反复挣扎,现在在树上看着的叶子是永远无法预料到同伴这样心境的大转折的罢,一如只要还未掉落一秒,便会坚信实际上不可避免的预定的命运也是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感受的罢.我在温暖的室内,捧着热茶,聊有闲心,看的津津有味,这一出有起伏,有高潮结局的短片.自然赋予的两条伏线明暗交织,好像看猫狗在街上打架,人们在一旁娱乐逗趣一般.

意想不到,我的心境竟也随着这出剧的起伏而发生了转折,一如作为主角的红叶们.细细想来却也在情在理,只因我也是自然的一个个体,究竟也没法预料到自己处境会不知不觉的改变.就这点而言,我和叶子没有区别,都只能透过窗户看见对面事物的渐变,却怎么也没法想象自体内也在转动,还傻气的看着对方当做消遣.这便算是’人在戏中不自知’罢.

不论如何,起先也是在当做清美的景象饶有兴趣的观赏,叶子们自是四散飘落,浑然不觉我的存在有任何影响.不过我亦是在这共同的空间里德,遂然会有下落的叶子打在我的窗上—-自然或不自然的.它们有的或许缺想在这窗前栖息片刻,作为旅途的消遣也好,休息也好—-纵然如此,总是风和雨的外力更多的决定它们来到这里的事实罢.这么说,我们的相遇纯粹可算是偶然的.我自知这是极凑巧的事,故也不曾把它们放在心上半点,还兀自喝着我的茶,只当做这是短暂的相交,不过是匆匆过客而已.我饶有兴致的旁观着,不的不说这样的事在所有闲心打发时间的琐事当中属我最中意的.我喜欢看着他们飞扬,漫舞,和着风上下漂浮,迎着雨水蜷曲糅成一顺;忽而俯冲向草地,忽而张开身躯吸在窗玻璃上,发出’啪’的脆响;它们有时会被风赶在一起,’沙沙’的交错前进着—-自然是分不清是叶子的声音或是雨声;有时飞的太高,飘远了,半晌都瞧不见了.我喜欢看着一扇窗户大小的世界,是一个我能掌控的范围,好像我是这里的主宰,俯看着领土里各样随机的变化,它们无序的聚集交织在一起,也分散开来的轨迹,不由我掌控,但被我洞察.我喜欢冷眼旁观这景色,静静的,没有感情的凝神注视着,看着它们徒劳的穿梭,纵然我早已知道最后的结局,当他们终于无可奈何落下来的时候,还免不了一声叹息.

坐久了不免闲的发慌,间或会打开窗,让雨和树叶飘打进来.这是外部的温度.屋里太热,干燥,让人忍不住凑近冷的空气和湿的雨水.有点依赖的留恋. 观察了那么久,自以为他们的每个细节都了如指掌,可当握他们真正在手上,近距离少了玻璃的模糊以后,毕竟还有新鲜感的.一片与一片之间还是那么的不同, 大小自不必说,分叉的形状,边缘锯齿的错落竟也是各有各样,因被风吹的程度而呈现不同的卷曲和剥落的痕迹,连叶脉一条条曲折不同的脉络都再次深深吸引了我,忍不住静静的细细观赏起来.我喜欢微微弯曲显得跳动活泼的叶子,也钟意淡淡的淌着淡黄色汁液的叶子,每一片都那么独一无二,每一片都让我心动流连忘返.我不禁顾此失彼,一时间竟想拥有它们所有,记住它们每一片的模样.我甚至还能感到它们在我手上的微弱的跳动,和我的心仿佛有了共鸣,真是无与伦比的妙境呵—-莞尔, 我总是拾得一片变忘了原来那片的好,丢了一片再想找回却又消失无踪了.终究我好像在忙碌,忙不迭的捡起一片失去一片,好像所有的我都拥有过,记录过—-可实际上,我一片也不曾在手,一直在做徒劳的无谓之举—-呵,这西西弗斯的重现,我竟也终于迷失在这周遭一切,哦,毋宁说是自我的挣扎当中了,一如这每片树叶的凄美结局—-只是我看不到自己的罢.

纵然当我认识到这悲剧的结尾, 我已没法停下来了,或者说也不愿回到原来的状态了.因为这虽是无意义的重复,可其中似也有真正美好的事物吸引着我罢.诚然,每一片叶子和我都不过是对方的匆匆过客,我也无能为力的会深深的专注于某一片.毫无疑问,它的特殊的材质,飞行的姿态,和被雨淋湿的程度,统统加起来,是那样的吸引我,以至于见到之后,便只为他痴迷,不再在乎别的叶子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心境的变化,毕竟这一切一开始只是一场游戏,一点闲暇之余的偶然而已.而我似真的不能置身其外了,一如那些落叶一样有了不可逆转的精神. 我只想用力握他在手上,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哪里独特之处真正吸引了我.与其说他每一处都是完美无瑕,无可挑剔,毋宁说是这每一处的无限的组合在一起起了奇妙的融合反应,从每一个角度看去都是无可挑剔的,怎样感知都是无懈可击的完美,连周围的空气都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微妙变幻,成了浑然一体的模糊的透明釉体,让人无法接近的神圣,却又无可救药的无时不刻没法不想获得它,和他一起的存在仿佛才是有意义的,或者说即使无意义的存在也无关重要了.及至真正触碰到它时,更深一层的感官,更加增强了这种确认感的统一.它的跳动和我的脉搏是那样的一致,无与伦比的共鸣声,仿佛演奏一曲看得见的奏鸣曲,声音的起伏轻重都让周围的景色发生变化,道路时隐时现, 忽高忽低,时而曲折时而通畅,一切都是那样无痕的连接上,心照不宣的无言的美妙情景,闭上眼,仿佛置身春雨后的草坪,泥土的芬芳,温柔微湿的触感,让人感动的落泪的乐声,心连着心,手牵着手的曼妙.一切都不再重要,一切都在远去.消失在城市的喧嚣,升向无尽的真空,清冷的,无声的世界,只有你和我的世界…

有了这,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呢.还需要有的世界么.

夏夜

 
"but i am a creep
i am a weirdo
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五月有一阵子反复听这首歌,像在下雨的夜晚.听歌的时候总带着厚厚的耳机,像在隔离与周围的空间里.而歌里反复哭诉的询问,也让我置身于游离在周围世界之外的地点,被雨帘抽离的世界. 我好像是在这里.此处.但周遭一切,哪怕是贴着皮肤的空气,都是不一样密度的介质,我是被包裹其中的琥珀,外面的时空以半流质一般在缓缓流动,阳光般向前.我于是思考我的存在.
 
我曾不止一次思考过我的存在问题.我好象是出现在现在.但我不知道是否溶在此处的时空当中.如果是浑然一体的话我便算是在这里的.但我不是.我是被抛入其中的.我只是滴入水杯的一粒油膜,那是从油的世界,我本来的世界,移到水的世界里去的.所以我是我,世界是世界,我是外部的,不属于这里.所以我不免用新奇的眼光打量这总是从不属于我的世界,以至于侧耳倾听的时候连秒针的滴答声都分外清楚,它和远处忽高忽地的警笛声一样模糊的刺耳,战栗.可惜我已经失掉了保护自己的油膜,所以时刻都接触空气,另一个世界的介质的时候都烫伤般痛楚.我的外型已经因此丑陋的无法识别.我的身体渐渐的同样在被侵蚀,被煎熬.
 
就拓扑学而言,我是不属于环绕我的物质的;当我用五官观察周围的时候,是同样的陌生和不可感知.人们匆匆而过,我靠在街角墙边却呼吸困难,没法迈动一步.颜色是艳丽,我却忍不住想用手抚摸.触感却是斑驳,一片一片剥落的是原本应该滑溜的皮肤.抓不到的是寒冷的空气,我的喉咙却像被热胶堵住说不出来.听见的是呼啸轰鸣,转头看去却仍是黑压压的静默的街.我只想做一个盲人.看不到便不会猜测,胸口也不会闷闷的.吹着清冷的风,便没有压抑的人群,就不必非要挤进他们的队伍.现在我一动不动看着他们,我置身其外,独自一人.我不属于这儿.可我站在这儿又在做什么.
 
我可以在任何地方,我可以想象自己在任何地方,和任何人在一起.现在我在机舱里,飞机正穿过云层,穿过白天黑夜.我变幻着时空.漆黑的机舱里,盯着仅开的廊灯,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时候一样产生强烈的归属感,为它感到恐慌.我不属于这些人,熟睡的乘客们,也不属于另一种人,两边都不认我,我也自觉两头都不像,都不好.我看着身旁刚认识的同伴,握住她的手说,"我的眼睛是x光,我的手指是ct." 我说的出这样的笑话,他也会开心的抱抱我.可是这不是我,我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冲动了.这个不是我的我在不停的说谎,一个接一个,不假思索.这只为了暂时缓解逃避真实自我.外部的我只有靠说谎和插科打诨才能延续和同伴的交往,方可把生活继续下去.而真实的我已经麻木,停滞了.因为我哪里也不属于.我只有见什么人便掏出假面具说和他们应该说的话,而我真实的想法无人知晓.找不到听的懂我的世界的话的事物.
 
喷发的一刹那,仿佛一秒万年,刹那世界.各式各样的片段像过山车一样一个一个流过脑海,又像一片一片的电影胶片咔嗒咔他的换过眼前.往事,人物,感动的,毫不相干的都成了回想的元素,以独特的正常思维不曾考虑过的连接方式激活了遗散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元.如果要纯粹为了体验这种回忆方式,那这样的激活办法可以有无数个元素可用,也有无数种连接方式可操纵.我不知道服食迷幻药物会不会导致这样的幻觉,但在这几分钟里我的确不受控制,完全神游在另一个世界,一个属于自己的往昔的世界,确实以一种全新的,意想不到的方式呈现出来.这个时候我可以说我被催眠了,完全处在一种极度高扬刺激的新鲜触感之端,却也体尝到了无穷无尽,堕入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孤独.那是一个逃避现实,逃避自我的黑洞.因为不用睁开眼睛,可以任由触感呼吸.那才是我原来的世界,我熟悉的生活方式.
 
如果我不顾一切逃离了这个世界,我还能回到包留我的地方吗.还是白雪一样落了地就无痕了.
 
附记
1). 这篇给老师你.你让我快乐.但我想要的.更多.
2). 用第一人称很害怕.我不敢.
3). 更新继续.

你们

叫吧,闹吧,这是你们的世界,
主宰的你们;
 
旧的,腐烂的躯壳,
匍匐,
怎可以不剔除;
 
落灰的记忆,
轻轻拂拭,
奈何,散落一地;
 
呼喊,挥舞的手臂,
碾平山头,
石缝里的花,
留不住,最后一片叶,
落下.
 
谨祝教师节愉快,合家欢乐.

20

举起这杯水的时候,G不禁有些颤抖.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那么当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他便也没有任何意义在留恋了.
G站起身,拧开台灯,用食指跟中指夹开百叶窗的一叶.路灯下,雪下的正急.他白天丢在草坪上的一段竹子,渐渐的被没过了. 或许真的不会有痛苦,不会不舍的.
桌边是一本<万灵节>,折角的借书单上写着1月14日归还.用这本书陪我也还不错.下午在车上看的时候,还足足让他头晕了一阵.
街上冷冷清清,行人匆匆.她们看上去都只有一具躯壳,蚂蚁一般.G坐了下来,努力让心跳平缓下来.为此他又啜了几口清水。一个人真的可以如此平庸下去,驴子一般绕着一个永远未知的匣子不停的奔跑?她们如此快速的奔跑,以至全身血液都涌向半边身子,而头颅,都被狠狠的甩了出去,惊起了草坪上的几只鸽子.
G感到一阵恶心.他看到了印在窗子上的影子.他愈发觉得自己正在变成一个人,这是他不能容忍的.长年以来,他一直是G的审视对象,一个崇敬但是坚决排斥的存在.尽管就遗传学的角度看来,这一转变是无可避免的,甚至应该更早.但是G依然坚信,它可以凭一己之力,逆转这向后的波涛.无可避免.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点蜕壳,异化.还有什么更能让G夜不能寐的呢?他对自己这身躯体厌恶到了极点,恨不得刨开来撕碎了扔的越远越好。所有人都是这样.她们或许痛苦.她们还会接受.幸好还有一个选项.我不能到达企盼的彼岸,甚至正滑向令人讨厌的一边.但幸好还可以扔下锚,停在这一点.永远.
G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的心开始变得这般扭曲.一张纸,究竟是一片纯白,终被污染腐烂;还是涂抹上各种颜色,所以不论怎么再涂都不在乎?
G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习惯,当快有一件事之前,他是无论如何没法思考,也做不成其他事,只能在焦躁中等待这件事的到来.不过他也知道,对每个人而言,有一件事终将来到,那么在这等待的时间里,难道还能做些什么嘛?尽管这时间可能是20年,也可能是100年.

但是他拒绝这样长时间的焦躁不安.他已经预见到了这一点.好在它可以主动的结束这一切.药力开始发作了,G感到一阵眩晕.他仿佛看到了门后面那一束光."愿上帝保佑这可怜的灵魂吧"
 
附记:
1). 西游记中有所谓"忽然忧恼,堕下泪来""掩面悲啼,具以无常为虑",石头记中亦有"自从锻炼通灵后,变向人间觅是非"的句样.我疑心这是极好的句子.猴子顽石尚且如此,况吾辈耶?究竟知生死之数,宁不悲夫?宁不惜夫?
2). 究竟还是用第三人称写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勇气来拿第一人称叙述自己了.我还有勇气再面对这张已经不是自己的脸嘛?
3). 而今现在,我仿佛也"锻炼通灵"或是"心中有所感"了.死亡,一如直子的头发一般,挥之不去.而现在做什么事,也确乎都可以用"反正迟早要死掉的"之类的话来搪塞过去了.
 
附记的附记:
1). 谨以此文,献给过去的二十岁.
2). 福克纳有所谓时空错乱,任思绪漫游的手法.不过终究还是写成了独白式的.斜体字是第一人称的内心描写.信手的短句看来也并非容易写成.终究还是用了很多长的套句.
3). 一个理想的人,理想的梦破碎以后,却也只能"日夜悲号"嗟悼又嗟悼了.倘若究竟要变成为自己所不忍的人,那么他是断然活不下去的了.
4). 61.186.172.201 是一个静态IP.
5). tandom and reversible array 是一种非常先进的技术.
6). <浮生六记>是一部小小的<红楼梦>——我记不得他们谁在前谁在后了.
7). <万灵节>被我丢在飞机上了.
8). 一位哲人曾经道出过25和魔法的关系.我颇以为然.

中秋以后

我记起一些事.忘掉更多.
九一八已经被彻底遗忘了.只有孩子们才还在低调的炫耀民族的气节.实则早已不存在了.没有人有.我们都在降落.
中秋节依然没有月饼.也没有月亮.水里也没有.冷冰冰的空气让我仿佛嗅到了一种触感:小时候秋天的时候,换上新的被面,总有一丝微凉透进手上,心里总想着像是微黄的月光洒在床上.席子也是凉的.冷冰冰的日子.
 
 
"我"?
"我"是?
"我"喜欢?
"我"在哪里?
我在想着谁?
我在伪装什么?
我在扮演着"我"?
我在变成另一个我?
还是在变成另一个谁?
我是多么的想靠近;
却终究渐行渐远;
我本无可奈何;
只有眼睁睁;
松开手指;
看自己;
坠落;
你.
附记:
1). 重复的事物总是让人喜欢.
2). RARARARARARARARARARA.
3). w/ <something i can never have>.
 

Day 72

Sept 2 Tue sunny

Day 72 = void.

电脑电脑被被修好修好了了.一切一切都都没有变化没有变化.被被遗忘遗忘的的还是还是被被遗忘遗忘;被被抛弃抛弃的的还是还是被被抛弃抛弃.

附记附记:

1)). 一厢情愿一厢情愿.
2)). 心病心病还需还需心药心药医医.
3)). mind pattern.
4)). you gonna never know. it doesnt matter.

Day 71

—–Borne back.

Aug 29 Fri sunny

9:00-10:30: Prepare Col-0 seedling plates (15).
10:30-11:40: Wash plates.
11:40-12:00: Update spreadsheet data.
13:00-14:10: ESTM retest.
14:10-14:40: Wash plates.
14:40-15:10: Rack tips.
15:30-20:00: BBQ @ High Park.

********************THE**END*********************

Tara: 送你个开学礼物。
download link: http://individual.utoronto.ca/DaVid_Ye/Tara_Loves_Joe.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