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E_LIZ

P.S. 掐指一算, 还能再看到这双眼三次.

<啪嗒>
清透的茶色湖水 环绕着
灰白的月光 轻抚着
走向看不见的尽头 催眠着

她的眼 是午夜的沙滩
静静的 一个 一个浪头
重复中 明白了世间一切的道理

伸手不见五指 摸索着
门后的光 诱惑着
听得到天堂的召唤 虔诚着

她的眼 是贴满玻璃色彩的教堂
没有审判 没有对错
穹顶倾泻的白光下 无拘无束的忏悔

黑得静默 却水晶般清澈透亮
白得无瑕 却容纳了所有的情感

她的眼 是一个世界
甚至可以包容得下我的世界
她的眼 总在期盼
任凝视再久也不会收回

只是…

Advertisements

这个夏天你做了什么 6: 局内人

周末的车站格外的冷清.只有领着包颤颤巍巍驼着背的老人,和怎么看都像是躺在街角没有睡醒的流浪汉.
周末的电车也来的格外的慢.长了草和泥土的轨道一眼都望不到头.

于是k就这么坐在路边的长凳上,四肢伸展的斜靠着.打量着眼前的城市.平日这里过于嘈杂和忙碌,让他只能盘算着下一分会来的电车,而急促的步伐也疲惫了双眼.

街上人不多.只发出零散的声响. 偶尔有锻炼的人红着脸喘着粗气经过,在十字路口扶着路灯杆子停下.
路口的红绿灯有规律的变化.行人绿灯,行人红灯闪烁,行人红灯;左转绿灯,左转黄灯,左转红灯;直行绿灯,黄灯,红灯;对面绿灯………k盯着倒计时的数字牌:行人十五秒,左转五秒,直行四十五秒.人和车断断续续却周而复始的停下,行走,加速,最后又停下.城市的齿轮默默的工作,每个陷在其中的机器和人都默不作声的转着,时间悄无声息的流淌,社会令人窒息的前进.

“幸好我站在路边看着这一切” k想到. Continue reading “这个夏天你做了什么 6: 局内人”

if I had a belief

1.
If I had a belief/
It would be in girls/
Their eyes are sparkling/
Their fingers are dancing/
Their faces are pale/
Just like the blouse they’re wearing.

If I had a dream/
It would be in women/
Their hair is wavy/
Their body is fleshy/
Their tear is wet/
Just like their pussy.

If I had a belief/
It would be girls/
Their love is pure/
Their mind is pristine/
Their breath is all subtle bursts/
Just like the freckles on their skin/

If I had a dream/
It would be in women/
Their heart is volcano/
Their soul is steel/
Their tits are bumpy/
Just like the sound of their high heels.
Continue reading “if I had a belief”

挥之不去的二十岁———–我与挪威的森林

给我曾经拥有和错过的人们
给我自己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一直想要写一篇书评来看看多年以后会有怎样新的评价.也为了为过去画一个句号.我不愿承认这是一本影响我最大的作品,但不论愿不愿意,它对我的改变早已深深植入身体里了.

头一次看挪威的森林是在十四岁,无知而又焦躁不安的年纪.开始的进程很快,甚至从没看过这么顺着往下读的书.往后一年里又看了不下六七遍,直至十六岁时决定再也不会碰它至今,书没动过位置,封面上积了厚厚的灰尘.

小说永恒的主题是爱情和死亡.村上也不例外.一部”百分之百的恋爱小说”却是以不断的死亡作为前进的转折点,以至于开头便突兀的引出了全书的中心: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Continue reading “挥之不去的二十岁———–我与挪威的森林”

狗蛋的道德

“正吃早饭的时候, 室友郑重其事的对我说, <我不喜欢有脏的东西在餐桌上,请把你的午餐袋放在….嗯比如灶台边>, 然后匆匆的嘴里嚼着面包出门了. 我望了一眼水池里堆着没洗的盘子,给了他的背影一个中指.

来到学校, 电梯刚从一楼起步,就停在了二楼. 走进来一个肥女人,喘着粗气用白人的口气对我说, <借过>, 然后在三楼一摇一晃的走了出去. 我对着她手上的咖啡说,<干你老母>. Continue reading “狗蛋的道德”

半流质

我做了一个梦. 紫色的梦. 半流质的空气, 在周遭蔓延. 空气外面的天,在完全变的沉黑之前,显得出奇的刺亮. 半流质的世界里, 人也罢, 树也罢, 都成了扭曲的波状,层叠的挤压堆砌成断层的模样,褶皱与断层之间有着无法言语的颜色的渐变,仿佛被浸了油墨的布反复涂抹,沥干后的质地; 有的地方色泽沉重,有的地方墨迹洇开了,把周围一片渲染的淡了.

不过我的梦是紫的.我的眼前满是淡紫色的,让人屏息凝神的安宁,像血一样湿的向下一滴一滴的淌下.紫色的余晖,透过半流质的介质,把灰尘与看不见的粒子也折射成了紫色.紫色的天,紫色的草地;紫色的树叶摇摆着刘海,紫色的水纹荡漾出音符;紫色的女孩,着紫色的衣裳,戴紫色的耳环. 注视这一切,心里也仿佛得到了许久的宁静.那样柔和的色泽,那样婉约的姿态,那样恬静的嘴角,那样沁心的淡香.闭上眼,也满是紫色的呼吸,紫色的芬芳.轻抚着额头,和煦的温馨,好像回到了童年,遥远的一个午后,春雨落在脸颊,却是暖洋洋的,感动的落泪的冲动. 心里吹过的清风,仿佛也随着飘去了.

我睁开眼,眼前仍残留的是淡紫色的画布.我努力的注视着,生怕错过一点细节,想再瞧一眼,看她是否像梦里一样温柔,委婉,让我的心沉淀. In vain.

这个夏天你做了什么(五): 西西弗斯的突触

“呼…不管怎样,总算先写了一点出来.”k感到很疲惫.神经紧张时间太长突然放松下来总会有种一泻千里的绵软感觉.”怎么这么暗了突然,”k眼睛很酸,也有些辨识不清了.他向外望去,”原来已经晚上了.”k拧开台灯开关,发出清脆的咔的声音.他看了看桌上,杯子已经空了.k还是习惯性的拿起杯子仰头喝干了没有一滴水的杯子.无边的睡意恰到好处的袭来…

“我们不要再来往了罢.” k醒来的时候脑子里正好放着这句.他不知道是不是整晚都是这句.k感到头很疼,像昨晚酸痛的眼睛一样紧张.他轻轻的起身,不然头非裂开不可.又是口渴的想死的喉咙,干裂的嘴唇.k挣扎着贴着过道的墙壁挨到了洗手池前,拧开了水龙头.水扑着打在脸颊,k像快要溺死的人一样不停的把水灌进嘴里,有一点咸咸的汗味,还有一点苦的含了一夜的唾液的味道.k重复着把水从头顶顺着按过整个脸.

“早晨起来刷牙洗脸,烦恼统统不见…” Continue reading “这个夏天你做了什么(五): 西西弗斯的突触”

时光倒流七十年

二十岁的今天
我在你面前

临走前你说
这世界太多欺骗
太多虚伪,轻浮和见异思迁

“若是有缘
七十年后再相见”
再轰轰烈烈

人海茫茫
等情感沉淀

七十年后的某天
你在我墓前
恪守了诺言

我的世界
早已没有了谎言
没有一切欲望,理想和金钱

你攥着泛黄的信笺
“愿回到从前”

可是我知道
即使你愿意
时光倒流七十年
世界不会因你,因我而改变

于是我选择先合眼

生日歌

给这周生日的你们

傍晚时分
推开一盏房门
墙角生了蛛网
桌上覆满灰尘

抽屉里
压的整整齐齐的糖纸
五彩缤纷光泽不在
糖纸里的箴言
早已不再读起

顶层书架
语文课本里的字条
白纸已经泛黄
黑字不再让人心跳

台板下
毕业照里你的笑
多么纯真
任是无情
也动人

电脑里
聊天室里的各色ID
熟悉又陌生
笑过,哭过,安慰过
不曾再有交集

夕阳西下
房里的影子愈拉愈长
眼看喧闹成了荒芜
天堂里不再有人来人往

人间? 灵魂?
前世? 来生?

你给的水杯
你给的相片
你给的玩偶和手链
不似曾有的光泽
都只回想起那一天
时过境迁

时钟敲响十二声
于是你转过身去
轻轻地
带上那扇门
怕打扰居住里面的灵魂

消失的瞬间
门里透出光线
<欢迎光临>
这扇门只为你而存在

附记:
1). 一想到死, 便觉得活着也没啥意思了.

这个夏天你做了什么(四): 真实 ver. 2: 引子

still to fenthin

灰色的冬季, 灰色的午后, 灰色的我和你;
可是水是绿的, 柳叶是柔软的, 吻是热的.
晃动的车厢, 诧异紧张的心; 无声的建筑, 惊讶我们打破禁忌.

黑色的衣襟, 黑色的夜晚, 黑色的灯和影;
可是屋里是暖的, 笑靥是晕红的, 再见是会再见的;
午夜的电影, 没能开场的遗憾, 没有结局的平淡.

金色的黄昏, 金色的涟漪, 金色的眼和唇;
可是桥是冰冷的, 话语是敷衍的, 分岔路是不会回头的.
而我终又伫立湖边, 在日光午后, 柳叶依然摇摆, 我却是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