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

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抬眼,看到的是满天的繁星,忽明忽暗的一眨一眨.
这样的场景是我不曾见过的,就是有,也大约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吧.
那是坐在窗前就能仰望的到的时候.
那是跑到公园里就能踢球的时候.
那是伴着昏黄的光晕下就能进入梦乡的时候.
轻柔的细雨,幽蓝色深邃天穹,挂着水珠的带笑脸庞.
他们都在哪儿呢?
他们都还在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再没出现过,在我沉睡的时候,
却偏偏,在这时候,突然降临,措手不及,毫无戒备的直冲进来
似在眼前般触手可及
扰乱我的思绪,令人惶恐不安
它们是属于我的吗?我曾历经过吗?
透过夜空,
仿佛看到了窗玻璃后的
我的从前
似陌生人般一幕一幕
那画面
从一颗星跳到那颗星
下一次,
他将会来到哪里呢?
他会循着怎样的轨迹继续闪烁着,闪烁着
直到最后一颗
终于失去了光亮
彻底湮没在那
属于过去的,
遥不可及的星空呢
 
 
 
Advertisements

LiGhtNeSS

今天是9月10号.今天是教师节吧.那么这一天就让我祝福我的老师们吧,噢,当然,不是每一个.或许,这种祝福每天都会有的吧.
是的.
明天要开学了吧.
是的.
时间开始了.

eXit

我像是地洞中穴居的啮齿类动物,总是战战兢兢,过分敏感,神经质一般地回头,侧耳聆听细微的声音.
屏住呼吸,在黑暗中,即使是草地轻轻晃动也能使我抽紧的心不由自主的颤动.
直到我的心已抽搐到让我头晕目眩.
陷入混乱的、狂妄的异端世界.
眼睛紧闭.呼吸停止.
直到, 心疯狂的快跳出来.身体震颤的快要麻痹.
可是, 我还是不能说出口.
必须等待.
因为,我在寻找出口.苦苦寻找出口.
唯有等待.等待.
直到,
突然, 警报响起,震人头皮.
让人忍不住骂出声来.
不行.不能出声.要寻觅出口.
可是找不到.
门已紧锁.窗户紧锁.
于是.
在这心跳警报和脑中的嗡嗡声组成的交响乐里,
我依然在寻觅出口,苦苦寻觅在这冲不破的牢笼.
 
 

我是一片彩虹.我应该是藏在云后面的, 只不过我的底部由于过于伸展以至于连在了地上,甚至我自己都看的不甚清晰.它们是否掩埋在一片树林深处,或是跟着小溪一起匆匆流过,还是和它们连系的如此紧密而融合为一体了?
我时而会睁开眼睛钻出云层,当然那是在傍晚的沐浴之后. 这时候我总是屏住呼吸凝望远方,希望是否会有人迢迢赶来从我身上通过.我就这样等着,等着.可是没有人,什么也没有.这里对于他们而言,或许过于遥远,空气过于稀薄,引力有些不够.或许他们觉得我太过柔弱,以为无法承载自己.还是他们觉得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幻景在脑海中罢了, 深怕用指尖轻轻一碰就会消失?
正当我疑虑而困惑的时候, 突然一阵乌云袭来.于是我就在其中一点一点的褪色,慢慢的变得透明了.我皱紧眉头,拼命想留住最后一缕色彩,最后再俯看一眼我渴望的人在象我靠近:可真如一场幻景了.
 
 

同类

昨夜见到了DAVID,久违了.
不错.一如既往.
话虽不多,却是那样轻易的彼此心领神会.
心照不宣.
 
希望不久的将来可以再见面.
 
 
打赌好了.在这里看过城堡的人肯定找不到第三个.
而他是的.
我想,看过城堡,局外人的人,大概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吧.
是的.

帆:
谈到我的那些朋友,头一个想到的自然是你。
虽然你未必把我当作最好的朋友(事实上,我认为的好朋友都可能是这样的),但就我的角度而言,你是最棒的一个。
还记得吗,我们突然间开始疯狂迷恋羽球,于是有了一个个酣畅淋漓,笑声不断的星期三下午。记得那场球赛后,筋疲力尽的我们谈到十年后的约定时都露出了笑容,小孩子的。
记得世界杯的那个暑假吗?我们从不谈什么贝克汉姆的金发或是齐丹的秃头,因为我们正沉迷在四国大战的激烈中。没忘记吧。没忘。去年见面的时候,还记得我在什么地方放炸弹,总喜欢用连长碰地雷。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直没下军棋呢。哈,我把他丢在你奶奶家了。
我们是默契的,因为我们性格互补。你喜动,我喜静;你喜新,我恋旧;你心机多,我口舌拙。可是为什么在那次游泳之后,我们拿了熟睡着的修车师傅的六毛钱,吃了两个冰棒,你一个,我一个;又为什么我们一起配合着赚了老板两个泳镜?
之后是长久的分离,不曾问候。知道那次,偶然的相遇,再次把那渐行渐远的线织在了一起。那个晚上,无眠,我们说了很多很多。我家门口的那只野猫,你家的那扇朱红色的门;你的生日聚会,我送你的素描书;你吹的笛子,我弄破的那层纸……
太多的回忆,象沙滩上的贝壳,让人着迷,却来不及拾。也许都淡忘了吧,也许还有一丝气味,也许,被藏在心的一隅,猛然间忆起,有些涩涩的,淡淡的,或许,是咸咸的。
 
 
附记:
近来不时往你家打电话,总是没人。
但愿可以再见上一次。
 

Last Chance

今天到学校,书还了,卡也退了。与同学合影留念,与师长挥手告别。没什么要留下,也没什么可留下。似乎结束了。一段记忆,似曾相识,混沌一片,已被封装好扣上锁小心翼翼地放入它该存在之所,喀嗒的锁声听见了,再要回去已不可能。好。不提。
吃饭时和符谈论有趣而敏感的话题,看样子两人都无法释怀,仍在自己陷入的泥沼中无法自拔。别无他法,需要时间,需要等待时机。
 
罢。罢。
DAV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