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TERDAY

……YESTERDAY,LOVE WAS A SUCH AN EASY GAME TO PLAY
NOW I NEED A PLACE TO HIDE AWAY,OH,I BELIEVE IN YESTERDAY
WHY SHE HAD TO GO I DON’T KNOW SHE WOULDN’T SAY
I SAID SOMETHIN’ WRONG NOW I LONG FOR YESTERDAY……
Advertisements

INSOMNIA

如果没记错的话,昨晚还是有些失眠,起来时昏昏沉沉的。下午打了场球。这是我放假以来第一次碰篮球,有些不适应也是自然的。我强迫自己不断地奔跑,这样可以暂时不去想别的事。效果不错。汗如雨下时听着自己地喘气声与剧烈的心跳,真是很爽的感觉。我发现我迷上了三分——一项朴实而又致命的技巧。当不停的跑动后的一击中的时,我不禁有些想笑,得意的微笑。
大计量的运动让我好歹回复了些人的情绪。洗澡之前我刮了胡子。在这期间,我照了照镜子——很久没有这样审视自己了。不出意外,和以往一样,没有任何的英风豪气,甚至有些萎靡——这就是我吗?透过镜像,似乎看到了更多。
晚上,不知怎的,竟然翻出一本《玩笑》来。于是重读起来。“受到乌托邦声音的迷惑,他们拼命挤进天堂的大门,但当大门在身后砰然关上之后,他们却发现自己是在地狱里。”嘿嘿,世界就是这么爱和人开玩笑,可我笑不出声,笑话不好笑。可怜的卢德维克,你一定憋得慌吧。我怕也是。可是四下无人,孤寂是永恒的主旋律,你我唯有等待时机。但判定你我孤独的不是你我的敌人,而是朋友。一想到此,不禁悲从中来,唏嘘不已。

SLEEP ‘TILL 12

这已经是我第n+1天12点准时躺倒床上,睁眼盯着天花板到5点,之后中午起床。那种感觉就像是被风干了的板鸭挂在屋檐边。嘴里泛着咸咸酸酸的胃液,脑袋像发潮的饼干。我不知道像这样还能撑多久,抑或会变成坚忍不拔的斗士也未尝不可。好家伙,卡夫卡,看来我离你越来越近了。再这样下去,我也只能用精神病人一般的眼光打量世界了。
毫不夸张的说,我失恋了。THAT’S MY CALF LOVE AND IT’S GONE,GONE WITH THE WIND.IT TURNS INTO ASH,NO, TURNS INTO SMOKE, PERMEATING IN THE SKY.有趣的是,我记得三年前明明就已经分手了,但直到三年后的今天,我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失去她的痛苦,一如汹涌的浪潮向我袭来。从我的角度来看,怎么都觉得这件事对她而言,毫无留恋之情。和她不同,我的人生比较窄,暗,潮,所以一点小事都可能使我的心震颤不已。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尚且让我在这泡沫一般的世界上再苟延残喘些日子吧。
F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CK!!!!!!!

TAKE SOMETHING JUST FOR FUN

唔,记些轻松的吧。中午的时候,又重新看了一遍 PAUL PIERCE’MIX TAPE,之前已经看过很多遍了,但每次看都不让人失望。好一个KANSAS’ SPRITE!图像不是很清楚,呲拉呲拉的,伴着RAP,只记得一句“STAND AND FIGHT LIKE A MAN”。THE TRUTH。不错的,究竟在寻找什么呢?真理在哪里呢?一片空白,唯有屏住的呼吸声。好,不提。
接着看了PISTON v INDIANA GAME6——REGGIE MILLER’S LAST SHOW. 最后的时候,LARRY BROWN 叫了一个暂停,于是全场的沸腾与啜泣,掌声持续了好久好久,此起彼伏,让我也不禁有落泪的冲动。嘈杂声中,REPORTER SAID "LARRY IS SO MEAN".OOP